=锦弦。常年沉迷暴雪。最近在打fgo。不会写文画画剪视频。产出甚慢,质量参差。爱爬墙。

又是一年生日到,到可以合法玩D3的年龄了!!
……这两年主博里只剩下这样的东西了,真是惭愧

做个打算立个flag

历史90 地理85 政治75 语文110 数学100 英语110 ……如果我不学艺术的话570往下走  真的跟一本无缘了……

但我现在学了艺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nm 听见没 cnm 老子就要考个985211给你们这帮傻逼看看

历史我哥都有90哦…………我这几个月背背书保守估计第一次有85吧

地理………………妈蛋题不刷起来不背模板75往下走都有可能(。

政治呵呵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反正我四月份去考

语数英保证在100以上就行……那就是85+75+70+300=530

那就 我心里的最低分...


忍不住……(

就 如图 吧

主伯爵右

占个坑(((((

4.28狛枝生快

Diablo/Horadrim:羽翼之子

*一个单箭头的故事  十分炫技

*官方小说《赫拉迪姆》相关,fancy sky系列之一,暗心者的心路历程(

如同这个名字上百年来所承载的负担,坠落的一刹那连尘埃都被唤醒,奔涌的光辉延续着他的血脉传承,终于迫使他颤抖的双唇急促地吐出那个沉重而黯淡的名字——

赫拉迪姆!

他是他们的一员。或者说,本应是。

自艰辛挣扎的童年起,他就拒绝相信任何传说。直到谎言之王借路边老妪佝偻的身躯将烙印刻上他的手臂,来自燃烧地狱的力量帮助他向残暴导师的鞭打反抗,他才开始逐渐接受,这个黑暗的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强大到能够主宰命运的力量存在。

但为什么是他?彼列为什么要选中他?

他曾经询问...

【黑暗塔】无题

* 莫德瑞德×沃特。其实叫《我的男仆太蠢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大概是)NC17。
*实体书里是莫俊德…但我喜欢另个翻译(
*20161020:买到了末日逼近 突然回坑
*然而忘得差不多了…………先存存

去,寻找食物,给我。莫德瑞德在他的脑海中命令道。

他谦卑地俯下身体,表示臣服。几千年的世故让他学会了隐藏思想。然后他缓缓退出房间。直到站在纽约的阳光下,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在新王面前,沃特·奥·迪姆重新变回了沃特·帕蒂克,弱小而警觉。他希望自己没有低估血王的子嗣。

好在现在他已经逃出来了。不过,莫德瑞德还弱小时自己已没有把握能杀掉他,...

燃烧军团的招聘广告(1)

*基尔加丹×古尔丹,应该还有凯尔萨斯×伊利丹和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
*设定:艾泽拉斯和德拉诺是两大城邦,即由大批现代城市组成的城市群落群,燃烧军团在两边都拥有经过伪装的上市公司。
*二蛋这cp有毒……(燃烧流量发文)  后面两段写的好水啊………气

01

“想要找工作吗?

“想要找一份轻松愉悦、工资合理、五险一金、离家车程十分钟以内、上下班不用打卡、年底奖金丰厚、年年带薪休假、春秋出国旅游、出差少且报销、公车随便使用、同事和蔼可亲、老板常年不在的工作吗?

“现在就来燃烧军团面试吧!”

“……”

古尔丹看着这份招聘广告,竟无语凝噎。

“妈的。...

无题

*突然在脑子里蹦出来的 不知道能不能写完 我先去打魔兽了(

*岗尼尔/尼奥斯,X战警AU……天哪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写漫威家相关 哪怕只是借用背景 但它是这么自然地跳出来了 我没办法啊(

*梗来自我刚刚吃的冰棍,也来自《太阳坠落之时》和《主神日志》

*我当然没去过美国,有什么Bug就打我吧,是我的错


“我想吃巧克力香草冰淇淋。”尼奥斯突然说。

“巧克力还是香草?“岗尼尔一愣。

“巧克力和香草在一起的口味。”尼奥斯显然不想理他,开始四处张望寻找游走的冰淇淋车。

他们坐在灰狗长途汽车站牌下的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时...

Diablo/Horadrim:埋没

*库勒/塔-拉夏

*BGM:No Light,No Light-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后来有三个人回过鲁·高因。

诺尔·泰拉回来拿走了之前埋下的小箱子,罗达蒙特没有了消息;还有一个来了又走了的,是库勒。

恩奈得法师再次踏上这片灼热的土地时,正值鲁·高因的炎夏。

来自双子海的风送来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凉意。库勒眯起眼睛,望向繁忙的街道。他的身后,扬起白帆的双桅船正驶离港湾。

他穿过喧闹的人群,径直走向城市另一端的沙海。那里如今是怪物肆虐的地方,应是被封印于此的巴尔不断将影响力扩散...

Diablo/Horadrim:The New Century

*今天早放学就坐在肯○基做了个六十分挑战写出来这样一个东西(

*和上一篇诺尔写日记一个系列

*写的时候身边只有一本泰瑞尔之书……肯定有bug(


The New Century  新世纪


整理和归纳文件是一项枯燥却极有意义的工作。

泰瑞尔放下手中的羽毛笔,疲惫地按了按眉心,向后靠倒在椅背上,望向天堂高耸的穹顶。他面前的文稿已经换上了新的一页纸,最顶端潦草地写着一个单词:Horadrim。

这些字母以及它背后缩代表的漫长历史(相对于人类的寿命来说),曾经,也是现在,在他的生命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事实上他已经难以回忆起这个名词被创造出来的具体时间,但他依然能清晰...

1 / 3

© 萧锦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