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弦。常年沉迷暴雪。最近在打fgo。不会写文画画剪视频。产出甚慢,质量参差。爱爬墙。

【无限恐怖】冰与火之歌·灵魂彼端:第一章 EscapeFrom Chamber 密室逃生

灵魂彼端

【无限恐怖同人】【第一世代最终一战之后】【主神人格化】【岗尼尔×尼奥斯】

 

第一章 EscapeFrom Chamber 密室逃生

 

略有些泛黄的天花板上,那盏古旧的白炽灯正亮的刺眼。

……我不是死了吗?岗尼尔有些恍惚地闭上眼睛,面对赵缀空时的无能为力,轻描淡写死去时的不甘心,似乎还历历在目。

不对,现在的我似乎已经复活了……!

岗尼尔想着,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环顾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地面上铺着猩红色的地毯,左手边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个带有拉门的矮柜。正前方唯一的大门被一张办公桌挡住了一半,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铁匣子。门上没有锁,它原该存在的地方倒是有一处凹进去的地方,看样子竟和那匣子的形状吻合。右手边是一个素色的单人软垫沙发,沙发旁立着一个高大的铁质书柜。身后是一个长茶几,茶几靠左一端摆放着一个垃圾桶。陈设很简单。

活动了一下手脚,岗尼尔站起身,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好像是经过了全身修复,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刚进《魔戒》时的那一套休闲装。

心中的疑惑在一点一点增加。岗尼尔略微思索了一下,先没有急着对那扇唯一的门动手动脚,而是转身走向了那个书柜。

——这场景中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游戏。而确实有这么一款游戏,《密室逃生》。岗尼尔记得自己在未进主神空间前玩过:一个人被关在看似毫无异常的房间里找出毫不起眼的工具,再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使用,最后从房间里逃出去。

那么现在……就要开始翻箱倒柜了?岗尼尔扯了扯嘴角,拉开了书柜上层的门。

一切正常。书柜里没有手枪没有炸药,只见到两本书叠在一起,书脊朝外,其中一本居然写着《密室逃生系列类型游戏攻略大全》……岗尼尔想了想,还是伸手拿出了被它压在下面的那一本。看到封面的一瞬间,岗尼尔的脸色变了。

——黑底白字:《主神空间·解》。

“是主神给的提示吗?”岗尼尔自言自语了一句,旋即翻开了第一页。

【如果你能看到这些,就说明主神空间的一个“轮回”已经结束了。】

【最终一战已经过去,终战幸存者已开始了属于新生代的轮回。而在这里的,是在旧轮回中死亡、却又被主神复活的佼佼者们。你的复活证明你仍有潜力继续进化,那么首先,请离开密室,通过复活后的第一次测试,到达主神空间中心广场,即主神光球所在处。】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接下来,提示结束,完成测试后才能解锁下一页。】

【最后再说一句吧,攻略很有用。】

手写的字迹到此为止,岗尼尔习惯性地想要往下翻页,却发现后面的书页处于一种差不多像是被胶水粘住的状态,反正就是翻不开。也许这的确需要“解锁”。如果是中洲队的人看到这本书也许会大呼小叫这种叙事语气好像楚轩那家伙,但岗尼尔只是皱了皱眉,合上书,扔进自己的空间袋里。接下来,他拿下了那本攻略,打开。

【注:你现在所处的房间内没有时间限制,但在接下来的房间中,破解时限为100分钟,若过时仍未离开房间,抹杀。】

扉页上又是那个手写的字体,平淡的语气述说着的却是关乎读者生死存亡的重要信息。

【以及,在其他房间中,你可能会遇到其余复活者……是合作还是同死,自己选择吧。如果有足够的实力,或是战斗力太弱,你也可以考虑更多的途径。】

【不要妄想用蛮力去开门……那样做,也是“抹杀”的下场。】

【如果在房间中遭遇了怪物,就杀掉它。也许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一些房间是安全的,可以休息100分钟以上,不会被抹杀。那样的房间中会有主神的提示,请自行判断。】

【只要遵循着Escape From Chamber的规则,就是安全的。】

【那么开始吧。Good luck。】

Escape From Chamber……还真是密室逃生啊。岗尼尔思索了一下,决定先把这本攻略看完……往下翻,《Doors》全关卡攻略,《百门之室》通关秘籍……之后,岗尼尔搜索了一下房间,把有用的东西都扔进了空间袋,包括食物、水、手电、药物之类的必需品。还有个磁针无法转动的指南针,直觉告诉岗尼尔它会有用,于是他将其放进了口袋。

做完这一切,岗尼尔转身走向办公桌,拿起那个匣子放入门内。

——门开。其后,是金属壁环绕的银色通道。

岗尼尔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没想到第一个房间的破解会这么简单。办公桌堵住了门,于是他直接翻上桌,跳入了门内。

下一秒,门在他背后无声地合拢。

看了看身后毫无异样的银色金属壁,岗尼尔苦笑了一下,向前走去。前方不远处是一个拐角。

“——嘭!”

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响起。下一秒,岗尼尔就和拐角处冲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尼奥斯?!”抬头看向把自己撞到的青年,岗尼尔有些惊讶。“……是你啊?北冰洲队的那个……”尼奥斯显然很不满于自己压在对方身上的姿势,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貌似受了伤,没能成功。

“轰——”巨大的响声在通道中轰鸣,尼奥斯变了脸色:“对了,后面……”半句话还未说完,通道拐角处已冲出了一头形态可怖的生物。

那是一头巨大的异形,几乎要将整个通道塞满,一身黝黑发亮的外壳,巨大而长形的脑袋延伸至后背,骇人的嘴中满是利齿,甚至连它嘴里伸出的舌头上也长满了利牙。岗尼尔一惊,下意识地伸出手,直接释放了冰霜魔法。巨大的冰层迅速蔓延,封印了整个通道,也暂时将那只异形阻挡在了后面。下一刻,岗尼尔在右手上用冰凝出了一杆长枪,指向异形。“先走!后面还有好几只皇后……”猜到了岗尼尔想要击杀那只异形的意图,尼奥斯也顾不上他们两个其实不熟,急促地说道。

“往哪儿走?”一听这句话,岗尼尔也放弃了刚才的想法,只是指了指身后的墙壁。

尼奥斯扫了几眼身边的墙壁,伸出手按住了墙上一个不起眼的凸起,旋即有一扇门在一旁缓缓打开。

“咔——”

冰层裂开的声音骤然响起,岗尼尔反应极快,甩手向身后放出一片冰刃,一边迅速起身,将靠在身上的尼奥斯打横抱起,冲进了刚刚开启的通道之中!

厚重的门在他们身后落下,隔绝了异形的嘶吼。放松下来的两个人抬起头,湛蓝的眼眸中倒映出哥特式建筑的华丽。挑高的暗金色穹顶之上,镶嵌着流光溢彩的窗,有淡淡的光芒透过半透明的琉璃,在绘有花纹的地面上打下浅淡的影。刻有华丽浮雕的石柱错落有致地分列,使广阔的恢弘厅堂渲染上宗教的神秘氛围。大厅的中央,同样以哥特风格为主体的小型教堂静静矗立。教堂厚重的沉木巨门微微开启,其后是混沌般的黑暗。

“Escape from chamber里有这种房间吗……这种场景,应该出现在DND游戏里才对啊……”

“不要再拘泥于那款游戏了……”一旁的尼奥斯先回过神来,一边从怀里拿出巧克力一边给岗尼尔解释:“这里可是主神的世界啊。我刚才进入的房间里还塞满了异形卵呢,我已经很小心地开门了,谁知还是惊动了皇后……可恶。”说话的时候尼奥斯已经把手上的巧克力吃完,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一边吃一边毫无障碍地说话的。

“……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继续耗在这里的话,一个半小时会很快过去的。”岗尼尔有些无奈地回了一句,把尼奥斯放到了地上。谁知对方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还没等岗尼尔发表自己的疑问,尼奥斯便已转过头去,显然不愿承认以下事实:“……抱歉,脚扭了。”

等到尼奥斯能正常行走时,岗尼尔再一次提出了那个疑问:“‘开门’不是有时间限制的吗?我们这样……”“你可能没听到。”尼奥斯一边从怀里掏巧克力一边说,“刚才进入这个房间时,主神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提示过,这里属于二等安全空间,可以等待72小时。”还没等岗尼尔抱怨为什么他没听见,尼奥斯已经咬了一口巧克力,继续说:“唔……顺便一说,这么大的房间里,八成会有好东西。那些东西的价值,甚至可能等价于一个支线剧情——我之前取得过一枚戒指,从外形看很像《指环王》中的至尊魔戒。但我目前发现的作用,只有无限防御力场。” 尼奥斯一边把巧克力吃完,一边向前走去:“总之,时间很多——先把这里搜索一遍吧。”
 这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扭头弯了弯嘴角:“现在我们又算是盟友关系了吧?若你对我没有恶意,那么,我也会将后背交给你。”
 岗尼尔愣了一下,旋即微笑起来,点了点头,然后紧步跟上。

两人把除了那座教堂外的整个大厅都搜索了一遍,却只是一无所获。

对于那座弥散着压抑气息的教堂,尼奥斯似乎有些忌惮,提议两人一起进入。岗尼尔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后便向教堂大门走去。

距离逐渐缩短。镶有华美宝石的沉重巨门之后,是难以预测的黑暗。岗尼尔率先伸手,用力一推。门缓慢地洞开。

典雅的教堂大厅中宽敞而明亮,仿佛之前的压抑气息只是错觉。在那两人目光所及的厅堂另一端,巨大的银制十字架沐浴在光芒之下,在绘有花纹的地面上投下阴影。十字架上,被铁链禁锢的俊美青年低垂着头,银色的长发流泻而下,折射出微弱的明光。过长的刘海将他的眼眸遮盖于阴影之中,宁静得仿佛一幅带有宗教肃穆气息的油画。

“这是……”

岗尼尔愣了一下,亲历过多场生死搏杀的他率先反应过来,意念一动便降低了周围的温度,同时转头望向尼奥斯。此时,尼奥斯也回过神来,迎着岗尼尔的目光点了点头:“走进些观察吧。”

在轮回世界中,做任何事都畏手畏脚的人反而会陷入险境——深知这一点的两人保持着高度警惕,缓缓靠近那名被禁锢的青年。

 

突然间,青年睁开了眼。下一刻,在尼奥斯和岗尼尔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轻易地挣脱了锁链,闪现在了尼奥斯面前,向他的脖颈伸出了手。

(可恶……我不该大意地认为他没有行动力!这家伙……是什么来头?)

一念闪过的短短时间,青年冰凉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尼奥斯的肌肤,那种不似人类的温度让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接着,青年反手扯出了一条链子。那上面挂着那枚“魔戒”。

青年金色的瞳眸中倒映出戒指的反光。他抬头微笑了一下,轻轻地说了几个字:

“……Thanks for you。”

声音响起的同时,几条信息莫名地涌入尼奥斯的脑海。

然后,仿佛阳光下的初雪般,他消散在了空气中,唯有戒指发出了一阵微弱的银光。

整个过程仅有几秒钟时间,等到暗金色的戒指顺应重力下坠时,两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在青年消失的那一瞬间,他们身后的教堂大门开始沉默地关闭。

“安纳塔……他的名字。”

尼奥斯在那些信息中找到了一个关键词,念出它时的语气却有些古怪。岗尼尔正想追问些什么时,却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一种有关于这个名字的可能。

一种充斥着鲜血、烈焰、黑暗与虚幻的可能。

“《魔戒》中的魔君索伦。”

尼奥斯替他说出了他的想法。

安纳塔,Annatar。精灵语,意为“天赋宗师”,在《精灵宝钻》中提到,是索伦以迈雅的俊美外表接近伊瑞詹精灵时所用的假名①。

“他称自己为安纳塔,难道……他就是迈雅外貌的索伦么?如果真的是索伦……他又怎么可能说出那一句意味不明的“谢谢”(Thanks for you)?黑暗魔君,什么时候会向他人道谢?而且,作为剧情人物,他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难道,有轮回小队将索伦带进了主神空间?
 “这样的可能性……委实很小啊。”

尼奥斯皱了皱眉,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从口袋里掏出巧克力开始拆包装纸。

英国作家J.R.R.托尔金的《魔戒》系列在标准位面中广为人知,而,大多数的轮回小队也曾经进入过主神的魔戒位面。其实LOTR(The Lord Of the Rings)位面也算是一个特殊位面吧,明明有“神”的存在,显示出的却是中魔甚至低魔位面的实力。但是,LOTR中的维拉(神)和迈雅(次神)们,确实有极强的战力。

——那么,为什么没有轮回小队能拉到LOTR中的神级剧情人物入队呢?

原因大概有那么几个。事实上,不仅是LOTR,其余位面中也鲜有剧情人物加入轮回小队。轮回小队的队员们都只会信赖曾与自己并肩战斗、经历生死、共同成长的人,而剧情人物大多没有这样的经历,这是其一;第二,剧情人物在其所在位面多有其羁绊,很少有人会愿意抛下一切去往轮回小队;第三,对于LOTR,大多数队伍进入的是The 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或Hobbits三部曲,而LOTR中的“神”多活跃在那剧情之前,即《精灵宝钻》中,电影中仅有的几位可以接近的迈雅只有三位巫师,以及索伦。拉巫师们进队的可能性委实太小,至于魔君索伦……有人敢吗?即是有强队有那个胆子,也不一定能说动索伦。

“而这次,也许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尼奥斯盯着手中的暗金色戒指,掏出一块巧克力,也不管岗尼尔有没有在听,一边吃一边继续分析:“无论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现在我们两人的实力实在太弱,如果能拉到这样一个强悍的剧情人物进队,我们有必要一试!”

“……我知道了……可是,我们总得先从这个房间出去吧?”岗尼尔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尼奥斯的话,顺手指了指大门的方向。

“……也对……等等!”尼奥斯一边答应一边转身,却突兀地呆立在了原地。岗尼尔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终于发现了出路已封的事实。

——大门严丝合缝。

“……什么时候……?”岗尼尔低声嘟囔的同时,主神的声音响了起来:“30分钟内离开此房间,过时抹杀。”

主神的命令在此时此刻无疑是雪上加霜。岗尼尔抬手想要用冰霜时代,又想起攻略里提到的“不得使用蛮力”,最终还是放弃。一边的尼奥斯察觉到了身周温度的变化,皱了皱眉,犹豫了一瞬之后闭上眼。

然后,一只血红色的眼眸在他的眉心处缓缓睁开。那一瞬间尼奥斯整个人的气场开始变化,隐约之间仿佛那种属于远古文明的骄傲和荣光再现。这种上位者的气势,让岗尼尔下意识地想要后退。“我的强化,三眼族血统。”简单地解释了一句,尼奥斯踏前一步,念动力代替了精神力扫描蔓延开来。

“……怎么样,有发现什么吗?”感觉到了念动力横扫过这片空间,岗尼尔急切地追问。

“念动力扫描在大门处就失效了……不过……”尼奥斯的语气古怪起来。“什么?”岗尼尔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
 “这个房间之下也有通道,但……找不到入口。”

没有入口。

现在的情况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念动力无法扫描,那么门外原先的大厅有七成左右的可能已经消失……开门的机关在短时间内无法找到,那么还有一条向下的路也可以考虑,只是……如果用技能轰击地面,能否算使用“蛮力”呢,这个风险值得去赌吗?)

三眼族血统能够让思维速度加快,尼奥斯一边拆着巧克力,一边急速思考。另一边,岗尼尔也开始寻找这座教堂中是否有可疑之处。

“不用找了。”

清冷的男声让两个人的动作同时停下。尼奥斯和岗尼尔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银色长发的青年抱着双手站立于虚空之中,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安纳塔?或者说……索伦?”很明显尼奥斯急切地想要证明他刚才的猜想。

在尼奥斯急切,甚至可以说是炽热的目光之下,银发青年苦笑了一下,点头:“可以这么称呼……不过我更希望你们叫我Annatar。”

“原因以后再说——我还没有实体,能出现的时间不多。”自称安纳塔的银发青年转开了话题,“其实我想说的是,这里的整片地面都是一扇“门”,通往你们所检测到的那个通道……别用那种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念动力扫描的效果终究比不上精神力扫描,而我正是长于精神力。”

“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喏看到那些墙角边的十字架了吗?同时顺时针旋转180度……”

然后,地面震动起来。

“——喂喂怎么了……”岗尼尔一个趔趄,下意识地转头望向尼奥斯。“我只是用念动力尝试了一下……”尼奥斯显然也没想到这样的结果,又把视线望向安纳塔。“我都说了整片地面都是‘门’了啊!”安纳塔无奈,“你们都是快准备一下缓冲——”

话音未落时,两人脚下的地面沿着那些繁复的花纹开始了破裂。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尼奥斯率先一脚踩空,坠向下方漆黑一片的通道。

“尼奥斯!”

在脱口而出的呼喊声中,岗尼尔紧跟着跳了下去。

不假思索。

黑暗席卷而来。

一片混沌之中,几点明光亮起,照亮了一小块空间。安纳塔维持着施法的姿势,看着地面上摔得狼狈的两人爬起来。尼奥斯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凌乱的金发上沾满了灰尘。作为队里的智者,一向都是和精神力控制者一样受全队保护的存在,这样的状况……他遇到的真心不多。岗尼尔似乎是习惯了,拍拍灰站起来,从【一直被作者遗忘的】空间袋里翻出一个手电打开。安纳塔看着岗尼尔的动作,微微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变换了手势,低声吟唱了几个音节,让空气中悬浮的光球明亮而扩散开来。

随着周围渐渐明亮起来,三人下意识地扭头环顾四周。这里又是一条银白色的金属通道,两端均是未知的黑暗,不知通往何方。“又是‘夹缝’吗……”尼奥斯轻声嘟囔了一句,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拆开,转身向通道的一侧走去:“走吧……一直站在这里也不会让事情发生什么变化。。”

岗尼尔愣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快步跟上尼奥斯。安纳塔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最后跟着飘了过去。

一路无话。

通道里渐渐敞亮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三人头顶的天花板上开始出现断续的、一盏又一盏昏黄的顶灯。岗尼尔一边走着一边觉得无事可做,居然开始抬头数起了灯,到后来干脆就这么仰着头了,反正尼奥斯在前面他也用不着担心撞到或者踩到什么……

“到了。”

当灯的出现变得规律起来的时候,尼奥斯突然停下了脚步,结果岗尼尔一个趔趄差点撞上去。他想收回刚才那个“啥都不会撞到踩到!”的想法。

他们面前,紧闭的铁门早已被时光所锈蚀,斑驳的痕迹印证着它的古老;门之前,青铜的半身人像垂着头颅,无声守卫着通道。

灯光里飘扬的灰尘穿过他们的视线,静静地落到石像身上。

然后,它带着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的声响,缓缓地抬起了头,以宝石所镶嵌的眼眸殷红如血。

“我是这里的守护者。”石像开了口,它的声音低沉而刺耳,“远道而来的冒险者啊……汝等想要通过此门?”

【TBC】

【最后几段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岗尼尔有点OOC……存稿没有了,这里放的都比手稿多了……等我抄抄上去XD】

【顺便,我下一章要写LOTR,你们能去看看《精灵宝钻》了解一下设定吗……?(不】

PS:tag的「冰戟」即「冰炎」CP,只是我看着tag重了有点不爽(¯﹃¯)……CP名照旧叫冰炎,顺口,好听!(你)

【201506】

三人面面相觑了几十秒,直到石像发出不满的噪音,还是尼奥斯上前一步回答:“是的……”

“——那么,”

石像用愉悦的语气急不可耐地打断了他的话,

“来和我赌一把吧。”

“吱——”

在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过后,一副金属棋盘赫然横亘在三人面前,金银两色的棋子在河界两岸错落分明。“国际象棋吗……?”尼奥斯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提高了声音,“喂,说吧,怎么个赌法?”

“嘻嘻嘻……”石像居然还能发出足以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声,“很简单……来一个人,与我下完这盘棋。赢了,就可以毫发无损地离开;输了么……”

“大不了全都死在这里,对吧?”尼奥斯冷笑一声,跨前一步在刚刚升起的金属椅子上坐下。“呵,来吧……总之,输的绝对不会是我!”

“那么开局吧……桀桀桀……”

石像血红色的双眼炽亮起来,一枚金色的棋子无声无息地移动了一格。

“沙……”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岗尼尔隐约地感觉到不对,回头看了看昏暗的通道深处。然后,席卷而来的恐怖倒映入他蓝色的瞳眸。那是闪烁着红光的成群的巨大蝙蝠。

“——冰霜时代!!!!”

冰墙在一瞬间将通道两边阻隔。岗尼尔能听到那群畜生疯狂撞击障碍的凄厉尖叫,裂缝在墙上蔓延开来,发出难听的声响。他不能退。他不能让蝠群干扰到尼奥斯!一旦那局棋……岗尼尔勉强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尼奥斯居然对他这边的动静完全没有反应,专心致志地盯着棋盘。好像是……着魔了一样。

那是一种经过无数战斗历练的直觉,告诉他尼奥斯的状态……不太正常。

“喀啦——”

更多的裂缝扩散开来。岗尼尔咬了咬牙,迅速从空间袋里取出一颗白色的能量石,狠狠地捏碎。充斥着寒冷气息的能量冲入冰墙,迅速填补了缝隙,然而有更多的裂缝同时诞生。

(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

一边思索着,岗尼尔又用掉了一颗能量石。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巨大的裂缝如噬人的毒蛇在冰墙中游走。

岗尼尔脸色一变。然而下一秒,屏障,碎裂了。

碎裂的冰棱迸射而出,伴随着蝠群和死亡扑面而来。岗尼尔下意识地想要后退,突然想起尼奥斯还在背后,咬牙伸手想要再次发动冰霜时代,却因为全身充斥的无力感不得不放弃。

(难道……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刹那,一切的物体,在岗尼尔面前,静止了。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接替了他为身后的那人提供庇护。他艰难地扭头,看到安纳塔立于虚空之中,双手前伸,结成一个复杂的手印。

“接下来,交给我吧。”

感受到了岗尼尔的视线,他扭过头来,微笑了一下。

评论(6)
热度(22)

© 萧锦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