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弦。常年沉迷暴雪。最近在打fgo。不会写文画画剪视频。产出甚慢,质量参差。爱爬墙。

【地狱电影院】【医患paro】【侯叶】【糖?】【原著梗相关?】【TBC存稿】

 

 @Fetonmax 放心!糖!!

 

九重外壳

 

(题目源自王晋康《七重外壳》)

 

 

 

 

 

“抱歉又打扰了您……”

 

黑发青年拉开椅子,在年轻的心理医生面前坐下。海涅能看到他的手很苍白,腕上几道有紫黑色的印痕。

 

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青年拉了拉自己白色衬衫的袖口,遮住那几道痕迹。

 

“……给我看。”

 

海涅微微皱眉,伸手,带着命令的口吻。青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地把右手放在了原木桌面上。

 

将青年右手的衣服卷起,海涅看到他小臂上纵横交错着指甲划出的细长伤疤,和被什么人用力握住而留下的深色印记,触目惊心。

 

“又加重了吗?”

 

听着对面的医生用疑问句式陈述的事实,青年苦笑起来:“没错……所以我不得不来找你。

 

“帮帮我……!!”

 

 

 

青年名叫叶想。一年前海涅来到这个小城市定居并开办小诊所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他不仅是内科医生还是心理学博士的叶想主动找上门来,对他讲述了自己的事。

 

原本海涅并不想接诊这个病人,但是叶想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海涅打开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他愣了一下,说了一句话:“……侯爵?”

 

海涅也呆了一下:“……你叫我什么?”

 

叶想却是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我大概是认错了?

 

“——我似乎梦到过你。”

 

年轻的心理医生猛然回过神来,侧身为黑发青年让出了一条通道:“进来吧……

 

“能和我说说,是什么样的梦吗?”

 

 

 

“大概从一年前开始吧……”

 

几分钟之后,叶想捧着一杯热咖啡坐在沙发上开始了回忆,对面坐着海涅。

 

 

 

“不记得从哪一天起,我开始做一个梦。梦里……我捡到了一张海报,然后,进入了一个名叫地狱电影院的地方,再然后,便是无尽的恐怖……我被迫去参演恐怖片……然而,在这里,人会饰演恐怖片的过程中真的死去……!

 

“刚开始时,梦里的我几近崩溃,但在第一次恐怖片的结尾,在鬼魂来袭的一瞬间,我从噩梦里醒来了……

 

“我原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噩梦,醒来之后甚至还有将它动笔写成小说的念头,但由于工作的忙碌很快将它抛到了脑后。可是……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我又梦到了地狱电影院……!

 

“这一次在梦中的时间更长……我经历了两部恐怖片,甚至死去过一次……那种绝望,我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想抓着咖啡杯的手颤抖了几下,但很快平复下来。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向海涅的眼睛。

 

“接下来,几天后的第三次梦中,我得知了地狱电影院有两大阵营——堕星,和驱魔……而,那一场梦的结尾,我看到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海涅·夏内特·奥菲利士侯爵……驱魔阵营的首领。”

 

听着叶想的话,对面沙发上的海涅也是变了脸色。

 

“那……确实是我的名字。”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叶想的脸色愈发苍白:“所以我必须来找你……”

 

很突然的,叶想放下咖啡,将身体前倾,猛然抓住了海涅的手:“请帮帮我……!”

 

“第四个梦中,我和……侯爵一起,参演了一部名叫《恶魔标本》的恐怖片,吞噬了一个恶魔后,成为了恶魔猎人;但是,恶魔的灵魂还在我身体里……

 

“可是……当我醒来以后,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家里的阳台上……

 

“之后的几天,我开始偶尔地在生活中失去意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到了另一个地方,或者手上未完成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问了同事,发现在我不知道的那段时间里,‘我’还是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我忘记了那段时间!

 

“刚开始时我没有怎么在意,毕竟我忘记的时间很短,这种现象出现的时间也很少,而且之后我也没有再做过有关地狱电影院的梦……

 

“大概一个月之后,我在一次失去意识后醒来,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天台上,手上一片血红……!

 

“那是恶魔……!是梦境……开始影响我的现实!”

 

叶想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但话语中的逻辑还比较清晰。海涅沉默地听着他的讲述,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那一次,没有人发现‘我’干了什么……后来,我失去意识的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同时,我能感受到‘我’的存在了……那个家伙,自称‘夜王’……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我觉得我无法忍受下去了……我……”

“我会帮你。”

海涅突然开口,打断了叶想越来越语无伦次的话语:

“——看着我。”

 
  

海涅尝试了用催眠寻找叶想口中的“夜王”,然而这并没有取得成效。
  
 有些病例的确很麻烦……海涅看着仍然闭着眼的叶想,皱了皱眉。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一只苍白的手狠狠地掐住了喉咙。

“呜、”

海涅掐着“叶想”的手臂,努力向对方的脸看过去。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青年抬起了头。

那样的眼神,让海涅愣了一下。

——那不是叶想。那个人格,不是刚才还在和他谈话、拜托他帮助自己、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叶想。

“……夜王?”

【TBC】

评论(3)
热度(33)

© 萧锦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