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弦。常年沉迷暴雪。最近在打fgo。不会写文画画剪视频。产出甚慢,质量参差。爱爬墙。

Diablo/Horadrim:​三次诺尔·泰拉想翻开塔-拉夏的笔记,第四次他成功了


*初代赫拉迪姆中心
*暗黑破坏神相关
*复健,文力死亡,我狗带。有大量私设注意


“以严谨著称的维兹杰雷法师”诺尔·泰拉,有一个不算众所周知但熟人都知道的习惯——写日记。

据说他拥有一打一模一样的羊皮封面日记本,每天晚饭后都会写一页日记,不多不少,不论今天是不是乏善可陈,又或者发生的事够当做卡尔蒂姆人一个月的谈资。某次塔-拉夏偶然看到了诺尔的日记,随手翻了两页,颤抖着把手里的水杯放下了。结果诺尔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安缪特*将脸埋在手里,双肩不停颤抖,仿佛在拼命忍笑。

【*From《The Book of Tyrael》:In some cases,he is described as an Ammuit mage...】

年轻的法师不解其意,试探着问了一句,结果对方抬起头来挥了挥手表示没事,迅速起身出了门。

最后诺尔看到了塔-拉夏留在椅子上的自己的日记。本子明显被翻过了,诺尔满心疑惑地找到大概是塔-拉夏翻过的那一页,发现这是某个乏善可陈的日子的日记。他在那一页上写满了“凑字数”的单词。


后来诺尔发现塔-拉夏也开始写日记了。不过和他的习惯有些不同,作为赫拉迪姆首领,塔-拉夏会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写日记——或许那应该叫做随记。诺尔猜想他会记录关于恶魔的情报、偶然想到的对某个魔法的见解、旅行的所见所闻等等,之所以是猜想,因为他没有看过那本笔记(或许有很多本了,但塔-拉夏也喜欢用相同款式的本子记录东西)。

诺尔试过翻看塔-拉夏的笔记,然而他们的首领一直把自己的私人物品藏的很好。他记得他第一次尝试的时候——那时赫拉迪姆才只有五个人,因着大天使的命令,塔-拉夏带着他们正四处寻找值得信赖、足够强大还愿意参加三魔之猎的法师。

每次他们到达一个新的城市,都是塔-拉夏去找到旅馆、塔-拉夏去订下房间、塔-拉夏去熟悉道路……诺尔太小,库勒不擅长(或者说绝对不能放他去)和人交往,涅尔芙*是需要被关照的女士(虽然她本人并不这样认为),至于凯恩,说真的,把他从书堆里拖出来也太为难人了。

【* 涅尔芙,在卡奈魔盒中有提起。操控精准的魔法师。】

所以就在塔-拉夏开始为一个新城市而忙碌时,他选择了把行李扔给诺拉整理,自己出门去应付本地掌权者的邀约了。诺拉自己的行李不多,很快便安顿好了,倒是塔-拉夏的东西,大包小包的,一看就难以收拾。

他们订的双人房,塔-拉夏和库勒一间(除了塔-拉夏没人敢和这个阴鸷又神经质的法师住一起),诺尔和凯恩一间,涅尔芙当然是另开了一个单人间。

诺尔是在下午开始整理的。他把那些包裹拿出来摊在地上,决定先把生活用品找出来放好。涅尔芙本来表示过要帮他,可是她对库勒实在反感,最后给诺尔道了个歉找了个借口溜出去了。结果房间里只剩下了他和库勒。

开始整理后诺尔才发现他想错了,塔-拉夏的生活用品并不多,其他的大包小包都是书本、法器和材料,还有别的一些什么。就在他不知所措地扒拉这一堆东西时,他看到了塔-拉夏的那本日记。

仿佛着了魔一般,诺尔小心翼翼地对着那本翻阅得有些旧了的书伸出了手。就在他的指尖快要触碰到封面时,不远处本来坐在窗边看书的库勒,站起来了。

这一下把诺尔吓得不轻,手一抖赶紧缩了回来。只见库勒起身向他走了过来,最后停在他面前,蹲下来对着地上的物品看了几秒钟,说:"你出去,我来整。"

诺尔一愣,下意识地嗯了一声,没动。

库勒抬头看了他一眼,重复:"我会整理的。"

诺尔选择了乖乖地走出房间并带上了门。

诺尔第二次"找到机会",是他们在凯基斯坦的时候。塔-拉夏被库勒叫出去谈论有关墨菲斯托行踪的新线索了,把笔记忘在了桌上。

在那天黄昏的记忆又回来了。

他发誓自己只是出于好奇才向那本笔记凑过去的——然而就在他伸手的时候,塔-拉夏一推门,回来了。

“……有什么事吗?”

面对塔-拉夏的一脸疑惑,诺尔尴尬地死命摆手,然后落荒而逃。

……所以我为什么不直接开口要啊!?明明他也翻过我的(虽然我的日记完全没有看点。)……诺尔·八卦·泰拉陷入了某种莫名的纠结。
于是几个月后,在庆祝捕获墨菲斯托的宴席上,诺尔尝试了第三次。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的庆功宴并不是赫拉迪姆们所希望看到的。塔-拉夏对于在战斗中伤及大量平民的事实一直耿耿于怀,诺尔觉得他一直在自责,甚至在被劝酒时也心不在焉。当然贵族们是绝对不会在意平民的伤亡的,所以整场宴席,他们只有强撑着应付那些热情洋溢的话语和虚伪的笑容。

塔-拉夏的酒量很差,大概四五个人过后他就撑不住了,坐在椅子上勉强挺直腰身,和围拢过来的人群客套。有两个中年秃顶的肥胖男人说得特别带劲,大意是用力夸赞各自的女儿并且互相讽刺对方,其中深意一目了然。事实上诺尔能看到他们的女儿站在不远处,含情脉脉搔首弄姿,一个像她父亲一样肥胖另一个相貌平平身材也平平,还矮。

诺尔·泰拉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住了,微笑着走上前拨开人群(他用了一点魔法,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狼狈地挤进去),半挡在塔-拉夏面前:"首领累了,需要休息。作为法师,我们需要保持充足的睡眠,才有精力进行每天的施法。"
这个理由滴水不漏,周围的贵族一愣神,硬是让诺尔成功地把塔-拉夏拖走了。

诺尔原本担心自己会扛不动塔-拉夏,结果大法师的身体却意外的轻,让他撑到了把人拖回床上脱下外袍盖好被子。做完所有事情,他居然还没有一丝睡意,于是他把房间里的灯光调暗,坐在了床边。

塔-拉夏似乎已经睡着了,脸色酡红,黑色的长发散乱地铺在枕头和床单上。也许是被窝里有点冷,他一直缩着脚没摊直,抱着厚重的被子弓成一个球状。

诺尔盯着床上的人看了好久,直到确定塔-拉夏已经睡着了,才悄悄起身……

挪向那件搭在椅被上的脱下来的外袍。

……

很好,他没有把日记放在这里。

诺尔·内心崩溃·泰拉觉得非常茫然不知所措。

诺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真的、真的特别想看塔-拉夏的日记,连他自己也说不出原因。他想这也许真的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

后来他终于又有了机会打开那些笔记。塔-拉夏真的写了很多,有一个小箱子的分量,确实有各地的风土人情、追猎恶魔的线索、对于法术的见解,还有他自己的心情想法,对重大事件的记述,甚至还有无聊时的速写和涂鸦。每一篇前头都有时间和地点,不论长短,也不论是绘画还是文字。

突然间诺尔觉得自己手里的东西实在太沉重了。
他最后扭头遥望了沙漠的地平线上即将坠落的夕阳,将手里的日记放进箱子,上锁后扔进刚才挖出的沙坑里。

他转身离开,任由肆虐的风沙将那个渺小的盒子埋葬。

他的身后、太阳落下的地方,是塔-拉夏的长眠之所。

【FIN】

评论
热度(12)

© 萧锦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