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弦。常年沉迷暴雪。最近在打fgo。不会写文画画剪视频。产出甚慢,质量参差。爱爬墙。

Diablo/Horadrim:The New Century

*今天早放学就坐在肯○基做了个六十分挑战写出来这样一个东西(

*和上一篇诺尔写日记一个系列

*写的时候身边只有一本泰瑞尔之书……肯定有bug(



The New Century  新世纪


整理和归纳文件是一项枯燥却极有意义的工作。

泰瑞尔放下手中的羽毛笔,疲惫地按了按眉心,向后靠倒在椅背上,望向天堂高耸的穹顶。他面前的文稿已经换上了新的一页纸,最顶端潦草地写着一个单词:Horadrim。

这些字母以及它背后缩代表的漫长历史(相对于人类的寿命来说),曾经,也是现在,在他的生命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事实上他已经难以回忆起这个名词被创造出来的具体时间,但他依然能清晰地看见那些眼睛:黑色的、蓝色的、棕色的;坚定的、欣喜的、坦然的;充满希望的、难以置信的、浸满绝望的。

人间三百年的时光对于一位大天使来说是很短暂的。只是在泰瑞尔成为凡人之后,他才逐渐开始理解人类的一切,包括饥饿、困倦、劳累,以及与之息息相关的,时间的流逝。

他逐渐开始理解,对于人类来说,不朽的一瞬间究竟是多少沧海桑田。


三魔之猎结束很多年后,他曾偶然地造访过坎杜拉斯。

这座小城坐落在河流的交汇处,无边的森林与山脉环绕着它,层层叠叠地绵延。向南是国王港和无边海大片大片的广阔水域,每年三四月,南来的风会将温暖的气息带到这里,令成片的花海开放。①

这是一个适合久居的地方,也是一个适合疗伤的地方。

他在城里最大的图书馆——它被取名为赫拉迪克,与他们有着一望即知的联系——见到了诺尔·泰拉,初代赫拉迪姆中的最后一人。他到访的时候刻意隐藏了所有天使的形态②,但诺尔就站在图书馆门前高高的石阶上,仿佛早已知道是谁会来。时间在这个普通人类的身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刻痕,但他的眼神依然明亮,深处静如止水。

他向着隐藏在粗布斗篷下的泰瑞尔鞠了一躬,礼貌而略带疏远。至于他之后又说了些什么,泰瑞尔记不太清了(变成凡人后,他的记忆力似乎在一点点衰退)。他只记得诺尔带着他缓缓地踱进图书馆,一边讲述着封印了迪亚波罗之后剩余的赫拉迪姆们又遭遇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佐敦·库勒的背叛让他惊讶了一瞬间,但恩奈得法师最后的结局打消了他的那一点点担忧。最后诺尔走到了一张凌乱地堆满了纸张和书籍的木桌前,说完了最后的一点故事——杰瑞德·凯恩在四年前因病去世了。然后,他扭头望向被窗棂间映入的夕阳的余晖染成金红色的一张张文稿,说,这是他和凯恩花了近十年时间整理下来的有关三魔之猎、燃烧地狱和其它传说或历史的……东西。他的声音中显露出了浓重的疲惫。很快都要结束了,诺尔在喃喃自语。很快,他就能……后面的部分泰瑞尔没有听清,隐约记得有“together”的音节。

当时他还不能理解诺尔这样的、解脱一般的语气。但很多年后,他面对着桌上迪卡德·凯恩遗留下的书籍,突然明白了一些。

诺尔·泰拉面临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庇护所因为他们免遭毁灭,而他们所有人,最终也不得不消失于时间的余烟。作为赫拉迪姆最年轻也是最后的成员,他只能抱着旧时代的故事,整理、记录、传承,留给后世所有的人,留给一个和平的新时代。

就像当年塔-拉夏说的那样,也许我们不能总是改变未来,但我们可以去试着开辟一条引领后来者的道路。诺尔和如今的泰瑞尔所做的工作一样,记录一个旧时代,传承给一个新时代。

因为他们都已经逝去了,但他还要继续走下去。


...And remember always whatever comes to pass,I will stand with you.

——Tyrael


①:事实上坎杜拉斯在D3里只有在赫拉迪姆骨盒中出现过,是ACT1的特殊材料奖励:坎杜拉斯的符文;所以我猜这地方离崔斯特姆不远。但事实上我在这里写的位置离崔斯特姆还是挺……远的,比较靠近威斯特玛。

②:天使应该……会这么做吧,原罪之战的时候伊纳瑞斯不也假装自己是个烦人凡人(


评论
热度(2)

© 萧锦弦 | Powered by LOFTER